陈立夫文怀沙二公为我题写书名

作者:贝斯特全球最奢华平台

  2013年元月,在所谓“历尽艰辛”之后,拙著《亦庐诗文书画集》终于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了却我数十年来对传统文化艺术钟爱的心愿,同时藉此机缘向众多诗友师长作抛砖引玉求教;此前,拙著的梓行,得到了中国夏承焘研究会副会长、诗书名家、乐清市人大主任赵乐强先生的大力支持,恂恂儒者赵先生为拙著撰写情文并茂的序言,其垂注之情,令人感同心受。

  早在1997年,敝帚自珍,我曾萌想将自己历年来的拙作汇编成册,也不知是一股什么的力量,促使我大胆致函寓居宝岛的元老陈立夫先生,请他为拙著题写书名,时隔仅半个月,98岁高龄的陈公,不吝如椽之笔,“恒丰堂吟草”、“亦庐诗话杂闻录”二幅墨宝,从台北飞来,不使人雀跃又使人惶悚。

  1927年,陈立夫和胞兄陈果夫组织“中央俱乐部,”在内形成一个很有权势的CC系,被人称为“蒋家天下陈家党”,而陈氏兄弟二人,为官相当清廉;此时期他曾担任教育部长与中央组织部长。1966年,远在美国的陈立夫受蒋经国先生之邀,回台为蒋介石氏庆贺八十大寿,及至见到老蒋,蒋拉着他的手说:“往事如烟,不堪回首,你还是回来吧,树高千丈,落叶归根。”此次回台后,陈立夫先生在台湾各地高校就他的中国传统文化研究成果,巡回演讲75场,引起了很大的轰动与反响。1970年,陈立夫回到台湾正式定居后,在蒋氏的劝说下担任“文化复兴会”的副会长(会长是老蒋挂名),后又出任孔孟学会的理事长,并主持中国医药学院的工作,为台湾弘扬中医文化做出了贡献。陈立夫先生对中国传统文化有很深的研究,他对中国文化的精义有独到的体味。1975年,任“资政”的陈立夫,受蒋氏指令,经秘密渠道向中共发来邀请主席访问台湾的信息。他在香港报纸发表文章,欢迎或周恩来到台湾访问与蒋介石重开谈判之路,以造福国家人民。后来此事因故搁浅。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我在台湾台北市的《浙江月刊》与彰化市的《中国诗文之友》诗文杂志上,发表歌颂祖国大好河山的“雁荡山纪胜”与“西湖纪游”的诗作二十多首,身为浙江湖州籍的陈公,抑或是看到在下的小诗,也许是触动乡情,1996年,陈立夫老人惠赠我“好学力行”端庄流丽、俊秀挺拔的手书,并题 上“元宝先生属。”奖誉与嘉勉,线日,北京新华社发布消息:“陈立夫先生在台中病逝,享年101岁。”

  2006年10月12日晚10时许,我正欲入睡,床边的座机铃声响起,接电时对方声音宏亮,犹如四五十岁之中青年,来电话者竟是年已九十多岁的文怀沙老人,他说自己离京后近日在杭州度假,将为我题写书名,要我告诉他所题的内容,我当时“急中生智”,请文老先生题“亦庐诗文书画集。”不久,笔力古朴厚重、深邃典雅融篆隶于一体的书名题签,落款为燕叟文怀沙署,从西子湖畔飞入案头。

  当代楚辞学泰斗,有“国学大师”之称的著名书法家文怀沙先生,性情诙谐,幽默开朗,曾有人撰文《文怀沙,爱书法也爱美人》的报道。文老年轻时曾写过“平生只有双行泪,半为苍生半美人”之诗句。他花甲之年在北京医院作肿瘤切除手术,见二位二十多岁的女医生长相漂亮,便要求不注射物施行手术,并说看着你们美丽的丰姿卓韵,就是麻药,后来果如文老之愿,他泰然自若,手术成功,真是奇闻。已年届期颐人瑞的文公,健笔如初,2015年4月7日,“文怀沙一百零五岁书法展”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开幕,其中有30件作品曾在法国巴黎“东方艺术情韵大型展览”中展出过,以次书展结束后,文老将这30件力作全部捐赠国家博物馆永久收藏。文怀沙号燕叟,早年曾得教于国学大师章太炎。他晚年倡导“正清和,”终生弘扬孔子、老子、释迦精神,为东方大道之源。一代大儒钱钟书曾对文怀沙有“文子振奇越世”的评语。

  迄今,拙著已被北京中国国家图书馆,浙江等三十多家省市图书馆收藏,并均有颁发荣誉证书;而陈、文二公为小书题名,确为拙著增色良多,惠泽之情,深为铭记。

本文由贝斯特客户端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