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骁威:我要做中国的高斯

作者:贝斯特全球最奢华平台

  王骁威有一张珍藏多年的德国马克纸币,上边印有著名的德国数学家高斯的肖像。南方日报摄影记者 闫昆仑

  10月15日,广东韶关学院大四学生王骁威的一篇关于数论的学术论文在国际知名数论期刊上发表,论证了国际数论学界一个尚未破解的数论猜想,并引起国外学者的关注。

  1990年出生的王骁威,对数学的爱好到了痴迷的程度。从中学开始,王骁威就对数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初中自学完成高中数学课程,高中自学完成大学和研究生数学课程,读本科时,他已经开始研读国外原版数学理论书籍。

  德国著名数学家高斯是王骁威的偶像,他的生日与高斯是同一天。他最大的理想,就是希望能够成为“中国高斯”。

  数学大师丘成桐先生,就王骁威的论文与其进行了邮件交流,并对王骁威表示了肯定

  身穿酒红色Polo衫,白色休闲裤,眼神中透露出同龄人少有的成熟和淡定,健谈的王骁威话语间带着一丝严谨。

  “数学是时间与逻辑的完美艺术”,王晓威说,数论是研究整数性质的一门理论,是数学中的数学,在数学研究领域有着特别重要的地位。

  2010年,中南大学年仅22岁的刘路破解了世界数学难题“西塔潘猜想”,被该校破格聘为正教授级研究员,成为中国最年轻的教授。这一事件深深地触动了当时正在读大二、同样热爱数学的王骁威。由此,他开始进行破解数学猜想的尝试。

  大三上半学期,王骁威对《数论中未解决的问题》一书中的“仅用1表示数中素数猜想”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数论中未解决的问题》是加拿大数学家Richard K·Guy的著作,其中列出了数论界中至今尚未解决的猜想,包括“3x+1”猜想,“孪生素数”猜想,“梅森素数”猜想,“奇完全数”猜想等著名猜想。

  去年11月开始,王骁威全身心投入到这个猜想的研究之中。经过4个月的钻研,王骁威终于得出一个初步结论,又经过近两个月的努力,他用全英文将这篇论文写成。

  收到国内数学期刊的几次退稿之后,王骁威将自己的论文发给了国际知名数论期刊《Journal of Number Theory》。10月15日,王骁威的论文在该期刊上发表。

  随后,数学大师丘成桐先生,就王骁威的论文与其进行了邮件交流,并对王骁威表示了肯定。

  中科院数学研究所王崧博士认为,王骁威的论文和研究值得肯定,这篇文章所研究的问题有一定的趣味性,要达到专业数学的研究水准仍需努力。

  现在的年轻一代,很少有人能像他这么沉得下来,一头钻到自己喜欢的事情中去学习

  今年刚满22岁的王骁威,是韶关学院数学系的大四学生。在上初一时,他遇到了数学老师李崇英,正是因为李老师,他才喜欢上了数学,“真正走进去才发现,数学的世界有多么精彩。”

  李崇英老师已年近六旬,教了30多年的初中数学。提到王骁威,李崇英依然印象深刻。“他是很用功的一个学生,对数学很感兴趣,这样的学生现在不多见了。”

  初二升初三的暑假,王骁威借来高中数学课本,仅用一个月就自学完成,他又找来大学的高等数学,每天看得如痴如醉。考上大学后,王骁威自学法文和德文,从网上搜寻原版数学书籍来看,这些书对他来说,是最大的财富。

  由于把大部分时间放在自己感兴趣的科目上,王骁威对其他课程的成绩满不在乎。虽然能够轻松阅读英文原版数学著作,甚至可以用全英文写专业论文,但是他还没有通过英语四级考试。

  罗仕乐是王骁威大学的数学老师,他对王骁威的印象很深刻,“在数学领域确实比较突出,他对数学的极大热情和钻研精神,是他取得目前成绩的重要保证。”

  如今进入到毕业实习阶段,王骁威很少去学校,除了给当地一所中专上数学课,剩余的时间就躲在家中研究他钟爱的数学猜想。

  父亲王关元并不是十分支持儿子在家埋头搞纯数学理论研究。父亲担心,儿子与现实的教育体制越来越格格不入,可能会影响他未来的职业发展。

  “我不比别人笨,只是我不愿意把精力浪费在那些没兴趣的考试上。”王晓威说。

  李震是王骁威为数不多的朋友中的一个。李震回忆,在初中时代,班上的语文老师曾对全班同学说,“王骁威同学是最早觉悟的,他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现在我们这一代,很少有人能像他这么沉得下来,一头钻到自己喜欢的事情中去学习了。”李震感慨。

  “希望继续在数学道路上走下去,如果能有一个好的研究环境,我愿意一辈子来钻研数学”

  一个不足6平方米的房间,一张发旧的桌子上摆满了各种书籍,两边的柜子里、床底下,都塞满了书。

  一个箱子里,装着王骁威从中学以来演算用的笔记本。记者大致清点了一下,足足有上百本,里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公式和演算。“这是我钻研数学之路的一个见证。”虽然只是草稿,王骁威舍不得扔掉,每一本都保存完好无缺。

  每天与数学相伴,王骁威将自己名字用π、Σ、δ、ζ等各种数学符号组合起来,“这些希腊字母看起来就很美。”

  散落在桌面的一些扑克牌,是王骁威平时看书时的书签,已经用了差不多两副牌。

  除了数学,王骁威的阅读还涉猎人类学、心理学、医学、天文学、物理学、文学等多门学科,“其实很多学科都是相通的,看这些书不是为了记住多少,而是为了有所启发,有助于我更好地理解数学。”几年下来,王骁威购书费用已经超过万元。

  王骁威的父母都是学美术出身,受家庭影响,王骁威对艺术也有着极大的兴趣。小提琴、吉他以及文艺电影都是他业余时间的乐趣所在。尽管如此,在他看来,数学仍然是“时间和逻辑构成的最美艺术”。

  王骁威有自己的人生规划,“最理想的情况,是有所好的大学可以给我提供机会,让我继续在数学的道路上走下去,如果没有也没关系,我会先找份工作,有了面包和牛奶之后,我可以白天工作,晚上读书,继续我的数学研究。如果能有一个好的研究环境,我愿意一辈子来钻研数学。”

  王骁威有一张珍藏多年的德国马克纸币,上边印有著名的德国数学家高斯的肖像。他说,“高斯是1777年4月30日出生,而我是1990年4月30日出生。我希望自己也能有高斯那样的成就,做中国的高斯”。

本文由贝斯特客户端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