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王骁威这样的“学术小荷”一片天空

作者:贝斯特全球最奢华平台

  中南大学的刘路,因为破解了世界数学难题,成为中国最年轻的教授。韶关学院也出了个类似学生。该校大四男生王骁威,也解决了一个世界性的数学难题。可王骁威英语不好,四级还未过;由于偏科,考研也无望。这就使得刘路的幸运,于王骁威而言,遥不可及。

  “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这是著名的“钱学森之问”。并不否认,我们的教育体制存在着一定的问题。但以中国之大,总应该脱颖而出几个杰出人才吧。我们应该追问教育体制,还应该追思对“小荷才露尖尖角”的态度。

  记得当初刘路被评为“最年轻教授”时,有人说,刘路破解了“西塔潘猜想”,令人欣慰,但数学上与之类似水平的猜想有很多,媒体不要捧杀刘路。但不管如何,一个年轻人能够攻克世界难题,大体证明了他的能力,也是难能可贵的。而且就现实而言,对年轻人“棒杀”多于“捧杀”。同样,王骁威能够攻克世界数学难题,并且论文被国际数论界的最高学术期刊《数论杂志》收录,也大体能够体现王骁威的水平。王骁威和刘路一样,最起码属于“小荷”,应该得到一个适合成长的空间。

  可现在,这个空间对王骁威来说,显得很逼仄。据称,在向国际期刊投稿之前,王骁威曾向国内数学权威杂志社投过稿,但第二天就被退稿了。学术论文不比其他文章,可以“仁者见仁”。学术论文具有客观性,是金子总应该闪光的。或许如国内某数学专业学术期刊编辑所说,“由于数论这一分支非常狭窄,国内研究这一方面的专家又不多”。但第二天就退稿,似乎也显得轻率了一点。如果是一个知名教授的投稿,会是这样的待遇吗?

  这里大致可以看出,我们对“小荷”的态度。韶关学院党委书记曾峥教授心痛地说:“我们学校目前还不招研究生,也无法保送他去其他名校。”由于偏科,王骁威不可能考上研究生,而学校又没有保送资格,这个好苗子很可能就此毁掉了。这正是我们所担心的。难道我们真的奢侈到连给一个“小荷”露出更多尖尖角的机会,都不肯给吗?

  应该感谢《数论杂志》的编辑们,是他们给了王骁威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一方面,我们都在苦苦求索为什么“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另一方面,好不容易有几个“小荷”,却只能靠国外期刊发现。也许王骁威未来的学习机会,也只能靠国外高校提供。总是等着国外帮助我们解答“钱学森之问”,我们能够培养出一大批“杰出人才”吗?

  或许王骁威未来未必能成为一个“杰出人才”,但现在,他最起码表现出了那样的潜质。人才投资不同于其他,那种投资一个成功一个的商业思路,不适合人才培养。或许,人才投资十个,只能冒出一两个,但能够出冒一两个就是成功。因此,我们应该给王骁威这样的“学术小荷”一片天空。刘路的成功和幸运,激发了王骁威的科学兴趣;给王骁威一个机会,也会激励其他年轻人。现在不是有保送制度,不是有破格录取吗?这个制度不用在王骁威这样的“小荷”身上,又该用在哪里?

本文由贝斯特客户端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