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土匪鼻祖:对越自卫反击战侦察英雄刘进荣

作者:贝斯特全球最奢华平台

  【萨沙讲史堂第三百二十九期】海南土匪鼻祖:对越自卫反击战侦察英雄刘进荣(你不知道的大案第33讲)

  大概10年前萨沙要去海南旅游,萨沙的父亲说他早在90年代就去过海南多次:“当时海南五指山上还有土匪呢!最后调动解放军去剿灭的!”老萨的反应是哈哈大笑,这怎么可能呢,什么年代了,哪里有什么土匪。后来看了相关资料才知道父亲所言完全正确。当年海南确实有武装土匪,盘踞当地长达四五年之久,连公安局都被他们捣毁了。最后震动了党中央,由海南公安厅出面调动大量武警剿灭的。这伙悍匪的头目,就是大名鼎鼎的刘进荣!听萨沙说一说吧。

  刘进荣,黎族人,海南省东方市人,出生时间不详,应该是60年代出生。刘进荣是参加过中越战争的退伍老兵,服役4年之久,参加作战至少2年时间。刘进荣的老家东方市东方镇,是海南常见的深山老林。刘自小混迹其中,有很强的野外生存。入伍以后,部队首长认为刘进荣是个很好的材料,将他列入侦察兵部队。

  何为侦察兵?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解放军陆军的准特种部队!他们虽不是真正的特种部队,却有着远强于普通解放军战士的能力。

  对于侦察兵的定义为:他们得主要任务是深入敌后,侦察敌军事目标的位置,捕捉敌方俘虏。为我火炮及空中打击提供详实的地理坐标和破坏情况。其它任务还有:对战役发起前敌军动态的侦察,为己方火炮进行目标指示,对敌军重要军事目标的侦察等等。

  显然,他们的任务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必须深入敌后,而且是以少量零散兵力深入敌人重兵布放地区。这种任务是极为艰难的,远非普通战士可以胜任。

  中越战争期间的解放军侦察兵很成功,给越军带来巨大的麻烦。越军最恨解放军侦察兵,一旦发现立即集中全部火力甚至用大炮轰击。侦察兵穿迷彩服,在后来中越对峙时期,越军就专打穿迷彩服的解放军战士,而放过穿普通军服的战士,所以普通解放军战士绝对不穿迷彩服,大家有兴趣可以看看当年的照片。

  刘进荣就是这样一个侦察兵。目前他在部队所有服役信息已经封存,不可考证。刘进荣的儿子和亲友说,刘生前说过自己曾多次进入越南执行侦察任务,荣立过三等功。由于枪法精湛,刘进荣被战友们称为是神枪手。

  黎族人脾气一般都不太好,刘进荣更是为甚。在参军前,刘进荣脾气就非常暴躁,喜欢打架惹事,是村子里男青年的头头。复员以后,作为普通战士,国家没有给他分配工作,安排他回到老家佳头村务农。刘进荣对此不满,认为自己从军四年,九死一生,最终还是面朝黄土背朝天,产生了报复社会的心理。

  回到老家以后,刘性格更为暴躁凶恶。残酷战争的熏陶,复员军人不可避免的出现暴力倾向。根据世界战争研究结构的数据,战场下来的复员军人,暴力伤害案件非常多。因为战争,他们已经习惯于通过武力解决问题。

  家中老母亲见儿子变成这样,赶忙给他娶妻,希望妻子能够管住他。刘进荣结婚几年后,连续生了2个儿子1个女儿。妻儿对他性格没有什么改变,反因家庭负担加重,刘变得更暴力。刘进荣家庭非常贫穷,仅有2亩多土地。家中勉强温饱,只有一间小木屋,屋顶由于常年失修瓦片碎裂,已经无法遮风挡雨。

  作为侦察兵,刘进荣有初中文化程度,在村里算是高的。复员以后,他也曾经试图通过勤劳致富!刘进荣买来很多书籍,养过猪、养过鸡甚至种过中药,都失败了。想外出打工吧,家中三个孩子,最大的才4岁,小的才2岁和几个月,老母亲又病卧在床。如果刘走了,只靠妻子又要种地又要带孩子,根本顾不过来。

  在村中,刘进荣却通过另外一种方式贴补家用。东方市本来叫做东方黎族自治县,是黎族聚集区,乡镇基本都是黎族人。自古以来黎族村子之间经常打架,胜者为王。通过打架和恐吓,刘进荣也经常搞到一些小钱贴补家用。好勇斗狠,成为他改善生活的法宝。

  这一阶段,刘进荣还不过是不太守法的普通农民,顶多算是村霸。他的小过不断,却也没犯什么大事。

  刘进荣为什么从受人爱戴的解放军功勋战士,变为一个海南家喻户晓的歹徒?居然因为一件小事。

  1988年3月3日,是黎族的赛歌会。根据黎族人的习惯,黎族年轻男女都盛装上街,互相对歌,看中的就开始交往恋爱。

  当天,刘进荣和四五个同村青年也上街凑热闹。其中一个青年,准备同他心仪已久的叫做花姐的女孩对歌。谁知道他们刚刚走到街上,发现花姐已经同邻村中方村年轻小伙阿土对上了眼,两人相约去树林里面私聊。这下可气坏了刘进荣他们佳头村的男人!根据黎族的习惯,本村女孩被邻村小伙子勾走,是很没有面子的。刘本人早已结婚多年,这件事同他没关系。作为村子的“老大”,很多事情却都要刘进荣出面。

  于是,刘进荣和几个佳头村青年立即拦住两人不让走,嘴里骂骂咧咧。阿土同中方村十几个男青年一起来的。见刘进荣凶巴巴的拦路,他们也不服气。双方唇枪舌战,很快大吵起来。吵了没几句,刘进荣就一拳打过去,阿土他们不示弱,双方展开一场群殴。刘进荣他们人少,一时间被中方村的十几个青年围着打。见自己人吃亏,刘进荣眼睛一红,逃出一把军用匕首就乱刺,连续划伤了好几个人。几秒钟后,阿土大腿上被刺中一刀,大叫一声倒在地上。见有人受伤,大家吓得都跑散开。女青年花姐扶起阿土,发现刘进荣这一匕首恰好刺中动脉。阿土一下子就不行了,血如泉涌。

  刘也呆住了,不知道如何才好。东方镇的大街上,正好有1个民警巡逻。听到这里出事,他立即赶来,将刘进荣控制住。乡镇民警平时出警也就是调节纠纷,连手铐都没带。这个民警一边抓住刘进荣的双手,一边喊傍边群众快点拿绳子来绑住他。

  在几个群众手忙脚乱绑刘进荣的时候,他才回过神来。刘进荣明白,这同他在战场杀越南兵不同。当年杀死越南兵越多越光荣,现在却要杀人偿命。即便法院认定他不是故意将阿土杀死,最起码也是伤害致死。80年代法律严格,杀人一般就要偿命。就算不偿命,最起码坐个10几年牢是免不了的。刘进荣涌起求生欲望,决定逃走。刘进荣的侦察兵能力,让他瞬间逃跑成功。虽双手已经被麻绳反绑,他突然飞起一脚,正踢中民警下阴。民警哎呀大叫一声,向后就倒,捂住裆部半天动弹不得。围观群众见他伤人,吓得都向后退。刘进荣背着双手,向山林冲过去!

  镇子里增援的一个民警带着几个民兵赶到,急忙追过去。谁知道刘进荣爬山的本领太强,还不到十五分钟就跑的没有踪影了。

  跑入森林以后,刘进荣很快找到一块尖锐的石头慢慢磨开绳索,开始了流亡生活。

  东方镇属于地广人稀的东方市,2000多平方公里的地区,人口才二三十万。这里出了村镇就是大片的热带森林,遮天蔽日,无边无际。

  这里别说藏几个人,就是藏上几百人也完全没有问题。东方市和周边几个县,自古以来多有土匪盘踞,官兵很难抓捕他们。新中国建国以后,也是到了50年代才消灭了这里的残匪。

  自然,森林里面也有危险。这里蛇虫很多,尤其毒蛇多,一旦被咬即便有血清也难以救治。

  这种所谓的危险对于刘进荣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别人见到就吓得半死的毒蛇,刘直接抓来剥皮烤着吃!

  逃走以后,刘利用侦察兵的野外生存能力,轻松躲藏了几个月。砍树做木屋,树叶做屋顶,吃野果当蔬菜,捕兔杀蛙当肉。有时候他也在晚上靠近村子,偷别人地里面的地瓜红薯。有丰富侦查经验的刘,从来没有回过家。

  事实证明,刘进荣是很聪明的。青年阿土送到医院抢救后无效死去,刘进荣成为杀人犯。东方市公安局派了一组民警24小时对刘家进行布控,守了整整半年!如果刘敢于回家,早就被抓住了。

  过了半年以后,刘进荣突然在山间小路上遇到一个本村的村民。同刘进荣有些亲戚关系的村民告诉他,阿土已死,悬赏抓捕刘进荣的通缉令贴的到处都是。村民建议刘进荣赶快逃出海南,兴许还有条活路。

  就同杀人恶魔张君一样,刘进荣不安心于现在的日子。张君曾说:我杀了同伙被警方通缉,逃亡在江湖上,知道自己迟早难逃一死。即便横竖都要死,我想还不如死前多做些大案,捞一笔钱,好好享受享受。

  刘进荣也是这么想的:我像阴沟老鼠这么躲着,迟早被捉住枪毙,还不如干脆破罐子破摔,拉起一票人去干大案子,风风光光的活几年。反正杀一个人是枪毙,杀十个人还是枪毙。

  1988年9月2日,刘进荣离开了躲藏大半年的丛林,回到了老家佳头村。在佳头村布控半年,民警们也没有抓到刘进荣。判断刘早就跑到外省了,民警们就撤走了,只留下村治保主任负责监视。

  刘小心翼翼的观察1天以后,才在夜晚进了村。刘进荣在本村和几个邻村还是颇有些名气的,大部分村民对他畏惧三分,噤若寒蝉。

  甚至刘进荣死后多年,这些村民对他年仅17、18岁的大儿子也颇有忌惮。后来,刘的大儿子和二儿子利用父亲的恶名,居然也在当地敲诈勒索多年,双双被捕。

  刘进荣召集同他不错的30多个不良青年,用当地话来说就是“烂仔”,要求大家成立黑帮一同捞钱。

  军人出身的刘进荣,颇有做思想工作的能力。他夸夸而谈:我们在家种一二亩地,一年能赚几个钱,你们谁家房子房顶不破的漏雨?这年头,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没胆子的只能穷一辈子。我们东方,傍边的乐昌、昌江都有金矿,开矿的人人都有钱。我们直接去抢他们的,向他们收保护费。我们不到半年就全家吃香的喝辣的,全部住上小洋楼。

  这群烂仔中有些只是小混混,让他们去武装抢劫还是不敢的。看有些人似乎胆怯,刘进荣骂道:妈的,真他妈没用。你们怕什么?天大的事有我这个主犯担着。我身上有人命,我都不怕,你们还怕个鸟?

  刘进荣将他们组织起来,搞了一个帮会,名字叫做东方(市)(黑)帮,开始了各种犯罪活动。

  当天,刘进荣带着帮会里面的10多人,去做第一个案子。根据黑道上的规矩,土匪干第一个案子一定不能失手。另外,这个案子一定要杀人,至少要见血,这叫做立威。搞出人命也让同伙都绑在一起,等于是纳投名状。

  刘进荣他们一群人拿着砍刀和火药枪,气势汹汹杀向广坝农场的金矿。路上,他们劫持了一辆小货车,用尖刀强迫司机载着他们去金矿。

  到了金矿以后,刘却发现矿工人数很多,约有100多青壮年,还有诸如铁锤铁棍等武器。他们只有10多个人,硬拼怕不是对手。

  刘进荣当了多年的兵,还是懂得战术的。他让着10多人暂时不要动手,而是在金矿外面埋伏了几个小时。天黑了,矿工们纷纷回到2个大工棚睡觉。

  冲入工棚以后,刘进荣首先用火药枪对天开了一枪,然后凶神恶煞的说:要命的把钱都拿出来!

  被枪声惊醒,工人们立即发现门口站着拿着刀枪的歹徒。黑暗中不知道有歹徒有多少人,加上刘进荣凶神恶煞的歹徒,人数较多的工人被吓住了,没有敢于抵抗。

  这边刘进荣下令所有工人拿钱,少拿一毛钱就乱刀砍死。工人们无奈,被迫纷纷掏钱,交给刘进荣手下的小弟。老工人陈三舍带着儿子陈永发,来海南辛苦打工多年,不愿意血汗钱被歹徒抢走。

  陈三舍偷偷的将一包现金,塞入枕头里面藏起来。刘进荣有着侦察兵的锐利眼光,立即就发现了。

  说罢,刘进荣用火药枪对准陈三舍大腿就是一枪。呯,霰弹几乎将陈的腿打断。见父亲被打伤,傍边的儿子陈永发情急之下抄起一把椅子,就和刘拼命。

  见陈永发居然敢于抵抗,刘进荣丢下火药枪(只能打一枪),就同他扭打起来。刘进荣在部队受过专门训练,具备3秒钟杀死敌人的能力。刚刚打几秒钟,刘进荣就用军用匕首对陈永发胸部、腹部要害连捅几刀。陈永发大叫几声倒在地上,很快断了气。

  其他工人见刘进荣行凶杀人,全部吓得发抖,赶忙把所有钱都交了出来(包括原本藏在内裤中的一些金货)。

  现金加上洗劫金矿的财物,刘进荣他们共抢劫到共七八万元。工人陈永发当场被杀,他的父亲陈三舍送到医院后因失血太多死亡。第一次作案,就搞出2条人命。刘进荣这个歹徒,相当的凶残,没有人性。

  这次刘进荣带领13名黑帮骨干,杀到东方三甲矿区,要求交保护费。经理王玉平、秦外祥等人以为又是敲诈勒索的小流氓,带着4个高大的矿工到门口来阻挡。

  经理王玉平见到刘进荣杀气腾腾,知道情况不好,正准备陪个笑脸搭话。谁知道,刘进荣二话不说,拿起火药枪就射,将2人当场打倒。另外4个不知所措的矿工,也被他们打的头破血流,前后共有4名人受重伤。

  刘进荣嚣张的挥舞着长刀大骂:我们是东方帮,老子就是刘进荣,谁不想活就和我们对着干。

  其余的几十个工人不敢抵抗,老老实实交钱!抢劫了十多万现金以后,刘进荣他们扬长而去。

  两次作案抢劫了20多万,刘进荣他们幸喜若狂,有了做大案的本钱。刘进荣知道做了这两个案子,警察很快就会注意他。现在急需要做的,就是扩大所谓东方黑帮的实力。

  在刘进荣看来,他们有20多人,人是够了。侦察兵从来都强调人在精而不再多,没用的小喽啰,人再多也没有什么用处。不过,他们只有砍刀和火药枪,横行金矿对付工人是足够了,一旦遇到军警就是不堪一击,必须买军用。

  海南岛和越南仅仅一海之隔,两地渔民经常在同一片海域捕鱼,海上走私很猖獗。经过几十年战争,越南民间有大量,普通渔民家也藏有老旧枪械和手榴弹,买枪并不困难。

  刘进荣派手下喽啰找到越南枪贩,花费10多万元购买了20支军用手枪、几十枚手榴弹和大量弹药。手枪主要都是中国援助给越南的54式、64式手枪!虽是旧枪,性能还是很不错的,不亚于海南警方的装备。

  海南东方市地广人稀,村子分散,少数民族又众多,情况非常复杂。当地警力严重不足,一般一个乡镇只有几个民警,要负责上万人从户籍到邻里纠纷在内的大小事情,根本就忙不过来。至于武器上,一般公安局里面锁着1到2把手枪,每把手枪1年配备30多发子弹,仅此而已了。

  东方市3名协警吴群弟、陈有、壮少文因一起盗窃案,追到了刘进荣的老家东方镇佳头村。这起盗窃案倒是同刘进荣没什么关系,刘早看不上这些小案子。这3个协警不知道刘进荣和东方黑帮就在佳头村,以为他们还在森林里面流窜。

  刘进荣以为是来抓他的,二话不说,带着十几个人,拿着手枪手榴弹将3个协警堵在村治保主任家。

  本来刘进荣想把3个“警察”打死。没想到,这原来是3个手无寸铁的“二鬼子”(协警),刘就失去了兴趣,觉得胜之不武。

  十几个人将3个协警拖到村中大街上,用手榴弹和手枪托猛砸他们头和裆部,将他们打的爬不起来。刘进荣还不满意,用54式手枪对准他们大腿一人一枪,然后扬长而去!

  临走之前,刘进荣狂妄的对协警说:告诉你们局长,我就是刘进荣,我等着他来抓我呢!以后你们别来佳头村,不然我见一个打残一个。

  东方市警力也不过几十人而已,有二三十支,不足以对付刘进荣武装匪徒团伙。

  这里属于东方市和昌江县的交界处,一旦东方市追的急,刘进荣他们就暂时逃到昌江;昌江追的急,他们就再躲回东方。

  1989年1月18日下午,刘进荣带领10多名骨干出山,公然袭击了王乡下粮所和广坝乡派出所。

  刘进荣这伙胆大包天的歹徒,把粮站和派出所都砸毁,抢走了所有值钱的东西。他们还砸开公安局的枪柜,抢走1把77式手枪和若干发子弹。

  刘进荣在东方市和周边几个县的名气越来越大。东方、昌江、乐东县等lO多个金矿矿主不敢抵抗,纷纷向他缴纳巨额保护费。

  有些金矿矿主试图抵抗,立即会遭到刘进荣的血腥杀戮。敢得罪刘进荣的矿主,轻则毒打一顿,重则直接打残甚至打死。

  在短短几年内,刘进荣黑帮先后作案15起,杀死5人、重伤17人、轻伤上百人,被殴打的无辜群众数不胜数,敲诈抢劫数百万元!

  利用这些赃款,刘进荣购买了对讲机、望远镜、吉普车、摩托车等军队制式化装备。觉得手枪火力不足,刘进荣还高价从越南购买了微型冲锋枪等武器,火力大大超过了警方。自知树大招风,刘进荣在几个森林中的村子都修建自己的隐秘住所,还包养了几个情妇。

  犯罪所得巨大,整个东方黑帮的大小喽啰穿金戴银,在乡间耀武扬威,引起了一些穷困青年的羡慕。

  刘进荣每次出山“视察”,前呼后拥,荷枪实弹的保镖杀气腾腾“清场”开道。刘进荣所到之处动辄挥着手枪叫嚣:我们就是东方的黑帮,政府也管不着!

  从1988年开始横行,到1992年刘进荣整整嚣张了4年之久,形同第二政府。东方市警方无可奈何,普通乡镇民警都很畏惧遭遇东方黑帮这些亡命徒。

  被打死打伤的上百群众举报信,像雪片一样寄到东方市公安局、海南省公安厅,甚至北京的公安部。

  中央政府已经准备从1992年开始,大力开发海南,务必要解决刘进荣团伙,保证海南社会治安的稳定。

  当年成立专案组,调动全省的精兵强将,务必在92年打掉刘进荣团伙。1992年4月份,武警海南总队签发命令,针对该案按编制组建立特勤分队。

  所谓特勤分队,也就是从全国武警中挑选精兵强将,组成最精锐的部队,专门对付刘进荣团伙。

  公安厅经过再三研究,认为刘进荣团伙行动诡异,以森林为掩护很难发现。这一带地形复杂,森林面积辽阔,派部队强攻,恐怕连刘进荣帮派在哪里都不知道。看来,还是必须派卧底潜伏进去,获得一手情报。

  经过详细部署,2名东方市本地的复员军人,以一起发财为幌子,顺利潜伏到刘进荣身边。

  刘进明和刘进荣是同村的亲戚,彼此见过几次,并不熟悉。后来刘进明搬到邻村居住,又和刘进荣同一年当兵,在不同部队服役。他们互相知道有这么回事,却没什么来往。。刘进明复员以后,上面安排他做东方镇的治安巡逻员(相当于今天的协警)。刘进明平时去镇里居住,偶尔回下老家,同刘进荣还是没什么来往。

  在征求本人同意以后,警方以严重违纪为借口,将刘进明开除。刘进明装作在镇里无法生活,回到老家务农,很快就和刘进荣见了面。

  由于以上的一系列关系,刘进荣对刘进明很有好感。大家都是复员军人,比较谈得来。加上刘进明刻意巴结奉承刘进荣,刘很快将他列为黑帮骨干分子。

  刘进明是个非常聪明的人,他揣摩刘进荣心理,发现他愤世嫉俗,就经常同他一起骂政府不管。时间长了,刘进荣把刘进明当做知音,经常一起喝酒,两人在别人看来亲如兄弟。后来刘进明表示愿意一起发财,刘进荣毫不犹豫的将他手下作为贴身保镖。

  1992年10月,对刘进荣团伙已经了如指掌的海南省公安厅,决定收网抓捕。

  10月1日当天,根据卧底刘进明提供的情况,警方分多路出击,扑向刘进荣可能的几个藏身点。

  第一路,是昌江县公安局邢治谋副局长带领的20多名干警。他们在晚上10点,杀向七差乡大扔村。根据情报,刘进荣很可能在这里过夜。

  民警们全副武装,潜入村子,破门而入。遗憾的是,这处藏身点里面并没有刘进荣,只捉到了团伙二号人物,狗头军师陈小章。陈随身带着一个手榴弹,根本没有来得及投掷,就被民警按倒在床上。

  另两路民警在武警配合下,对自然村和洪水村进行突袭,这是刘进荣另外两个最有可能的落脚点。

  随后几天,警方四处出击,抓住了刘进荣团伙骨干成员多人。期间发生几次枪战,警方击伤多名歹徒,却始终没有抓住刘进荣。

  原来在行动前,狡诈的刘进荣识破了警方安排的另一个卧底。刘当场开枪将他杀害,将尸体丢入林间一条小溪,缴获了卧底随身携带的对讲机。

  在当侦察兵时,刘进荣的一项技能就是通过窃听越军对讲机,来判断敌人的远近。警方用的马兰士HX-260、150兆的对讲机非常老旧,一共只有几个频道,接受范围也有限。通过对讲机的内容,刘进荣掌握了警方所有动向,还能轻松判断警方距离他有多远。所以,每次抓捕时刘进荣都可以顺利侥幸逃走。

  负责和刘进明单线多天的一个晚上,刘进明还向警方提供一条重要情报。刘进荣等团伙在东方昌化江和南尧河界处活动,那里是一片山林,是案情多发地。接到情报后,省公安厅两名侦察员和我以及另一个民警第二天赶到那里,埋伏在南尧河对面,用望远镜进行观察,发现有人在走动。由于分辨不出是犯罪分子还是老百姓,我们不敢惊动匪徒。之后,我们将情况向指挥部进行了汇报。晚上我们围捕组9个人带上手枪和冲锋枪,进驻了那片山林。

  晚上11点左右,我们埋伏在俄乐村一个山沟里,就靠近犯罪分子经常出没的小路。发现刘进明提供的情况很准确,刘进荣团伙正在这片山林里活动,并且带有手枪和冲锋枪。为了不打草惊蛇,我们在山林里潜伏了一个晚上。到第二天上午9点钟,我们接到情报称,刘进荣等人早已发现了警方进驻了俄乐村,因怕火力不够不敢跟警方干起来,秘密离开山林。

  根据刘进明的情报,警方立即更换了XD-D2B型单边对讲机带15瓦电台,这是解放军最新的对讲机。于是,随后的半年内,刘进荣无法通过窃听获得警方动向了。

  警方怎么会知道刘进荣在窃听通话?一定是有内鬼在通报消息。目前只有七八个骨干跟随刘进荣流窜,最了解对讲机的人,自然是当过兵的刘进明。

  狡诈的刘进荣对刘进明高度怀疑,于是他下了一个套。在佳头村附近一个山沟躲藏的时候,刘进荣故意谎称一定要去昌江县王下乡过夜。刘进荣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刘进明等3个人,随后又悄悄通知另外2个人今晚在另外一个山沟过夜。

  刘进明说:我们刘家出了你这种败类,是我们家的耻辱。你这种人迟早恶贯满盈。

  李小芳走到刘进明身边,说:大哥说,念在你们是亲戚,决定留你一个全尸,让你死的快一点。

  说罢,他们几个人一拥而上,将刘进明捆绑起来,装入一个麻袋,然后丢入傍边的昌化江。

  当天警方发现刘进明没有和他们联系,知道情况不好,立即出动大量武警四面搜山,一无所获。

  10天后,渔民发现江边有个麻袋,打开才发现是刘进明的遗体。遗体在江中泡了很久,已经腐烂发臭。

  多年之后,负责同刘进明单线联络的洪警官,提到这件事忍不住红了眼眶。他介绍:刘进明是黎族人,家里非常穷。他是家里的独生子,父母和妻儿全靠他1个人养活。生前有3个孩子,他牺牲时,最小的孩子才2岁。

  刘进明牺牲12年后,记者去他家采访,看到的情况还是触目惊心。4月2日下午,记者在洪警官的带领下,经过30公里路的颠簸来到了东方市大田镇万达村。这是一个不足700户的小村庄,全部都是1993年后为了大广坝建设的需要从大广坝上游迁移过来的黎族人。这里的人都很穷,他们住着10多年前政府给盖的平房。但刘进明家,竟然是这个穷村里的特困户。刘进明母亲很好客,看到有客人来,非常热情地搬来凳子给我们坐。记者注意到,刘进明的父母身上穿的衣服全部打满了补丁。3间低矮的旧平房已经破烂不堪,里面找不到一件像样完整的家具.老人家的卧房里一动就摇晃的床上,只搭拉着一床破旧的席子。听村民说,冬天因为没有被子盖,老人家只能烧柴取暖。

  得知记者是来采访儿子的,母亲脸上的笑马上收拢了,坐在一旁发起了呆。父亲拿着自己用矿泉水瓶子自做的烟筒一个劲的抽起来,一边抽一边自言自语。听村民讲,刘进明牺牲后,母亲就整天以泪洗面,父亲就变得精神恍惚,常常自言自语念叨儿子。每逢过年过节,看到别人家杀鸡宰鸭,一家人热热闹闹的,而自己家却是冷冷清清,连顿肉都吃不上,刘进明的父亲就伤心地哭起来。尽管唯一的儿子离开他们已经12年多了,可刘进明的父母亲至今也不能接受这个事实。每天吃饭的时候,父母亲都不会忘记给儿子摆一副碗筷,有一次媳妇劝他们不要这样子,刘进明已经不在了。母亲听了之后呵斥媳妇胡说,把媳妇骂了一顿。之后,刘进明的媳妇也不劝了,母亲就这样十几年如一日给儿子摆碗筷,和儿子一起吃饭。刘进明是家里的独生子,生前他很孝顺父母。结婚后他一直和父母亲住在一起,尽管生活很苦,但一家人和和睦睦。刘进明从部队复原后,到东方镇派出所当协警,一月也能挣150元工资。虽赚钱不多,好歹勉强养活一家7口人。刘进明的牺牲,却将这个家推向濒临崩溃的边缘。

  刘进明的妻子至今没有改嫁,她说,她放不下家里快70岁的父母亲,放不下孩子。丈夫是他们家唯一的儿子,他走了,整个家的重担就全落在她的身上。丈夫牺牲后,由于不是正式的警察或者武警,只是没有编制的卧底,没有成为烈士,只当做见义勇为的群众对待。政府发给丈夫1万元的见义勇为奖励,还发了锦旗和奖牌。之后安排她到东河镇一个水泥厂当搬运工,最多一天能挣10元钱,有时没活干就一分钱也没有。1996年,因为厂里效益不好,她也就下岗了,没有了工作,只能在家种地养猪。

  对于丈夫卧底的事,家里人都不知道,刘进明一直瞒着他们。直到他牺牲后,他们才知道丈夫是因为帮警方干事牺牲的。妻子哭着告诉记者:“丈夫死得很惨,他是被那些坏人害死的,她见到丈夫尸体时,尸体已经开始腐烂了,他是哪天死的都不知道啊!”。刘进明的母亲看到儿子变形的遗体,当场就昏厥过去。

  刘进明生前有3个女儿,他牺牲时,最大5岁,最小的才2岁。如今大女儿已经18岁,因为没钱读书很早辍学外出打工。二女儿和小女儿都在东方市东河镇上初中,两个人一年的学费和生活费要1000多元。妻子告诉记者说,现在她唯一的愿望是供2个孩子读书.她就是拼命也要把她们抚养成人,要不然就对不起死去的丈夫。现在孩子都很懂事,两个孩子的学习都很好,就是孩子经常想她们爸爸,有的时候想爸爸想得哭。她说,孩子现在的学费不是很贵,她1个人还能应付得来.但要是孩子以后上高中上大学,她恐怕供不起,她希望社会上的好心人能够帮助她的孩子读书。

  这就是全海南精选出的狙击手,水平是挺高的,但狙击没有成功。注意上图的狙击手,他的姿势是完全不符合规定的。一只手握着树干,枪管架在手上,这怎么可能打得准!

  连杀了两个卧底,清除了内部的隐患,刘进荣也走到了绝路。光是被列为海南第一大案,也决定了刘进荣团伙迟早完蛋。

  此次海南省公安厅不惜代价,一定要消灭他们团伙。抓捕活动从10月开始从没间断,大有抓不到刘进荣就不收兵的势头。

  每次一交火,经验丰富的刘进荣先发制人,投掷大量手榴弹,然后拼命开枪,压制住警方火力。随后,他们迅速钻入密林,逃得不知去向。

  这几次枪战,警方抓住刘进荣团伙几十人,却始终抓不住刘本人,还有多人受伤。

  经过仔细研究,海南公安厅认为刘进荣躲入森林,恐怕调动解放军一个旅也找不到人。

  海南公安厅厅长胡志华,召集海南武警、刑警的主要领导开会,最终决定:不如暂时放松抓捕,让刘进荣误以为安全,从隐藏地露出尾巴,然后发动对他的突然袭击。

  随后,警方放松了追踪,将刘进荣老家的布控警力也撤走了,同时,警方将抓捕的几个刘团伙从犯释放,让他们戴罪立功,做警方的卧底。

  警方耐心的从10月等待到第二年2月。刘进荣见警方已经撤走,逐步放松了警惕,又重新召集团伙成员,开始继续敲诈抢劫金矿。

  1993年2月15日,警方通过2个月的追踪,已经完全确定了刘进荣的行踪,决定进行突袭。

  海南公安厅厅长胡志华亲自下令给武警总队总参谋长张宝光,要求此次绝对不能失手,必须立下军令状,务必抓捕或者击毙刘进荣。

  警方为此从全省武警和刑警中挑选了70多人的精兵强将,组成了特别行动组。这个行动组带着电台开展了“擒雕”行动!

  大概在凌晨6点的时候,特别行动组进入了预定的位置。特别行动组分为两路,一路是以武警总队第三支队的17名精选武警,在2名当地民警配合下,组成的狙击组;另一路则是50多人的武警,他们四散包围三派村,是所谓包围组。

  他们选择的位置不错,面对村口的大片开阔地,无论谁进出村子都一目了然。这次的行动主力全部是武警,携带新式的81式自动步枪。

  对付刘进荣的的主角,是狙击组的两个顶尖武警狙击手郑小红、程中利。他们是从某武警机动师特意调过来的神枪手,专门执行这次任务的。这次行动的目的,就是让狙击手找机会打掉刘进荣本人,其余的武警和民警是配合行动的。公安厅认为,刘进荣一死,团伙也就覆灭了。

  第一,半山腰树木太多太密。狙击手如果采用卧倒和蹲地射击,根本看不到目标,完全被树根挡住。如果采用站立射击,射击精度就会大大降低,也没有什么依托物,只能把枪靠在树上。狙击手认为,这样射击最多只有百分之五十把握。

  半山腰距离村口距离是大约600多米,是狙击手的79式狙击枪的射程极限了。再靠近的话,就没有已经没有足够的地方让大部队隐蔽了。队长就让2个狙击手带了观察员,自己下去找近一点的位置,用无线电联系。狙击手往前只移动了大约50米,就没法再动了,下面是一片开阔地,无法隐蔽。狙击手测距后报告是560米,狙击手说远了点,但是视野很开阔没什么妨碍视线的东西,也还不错。另一个狙击手认为距离还是远了,单发狙击有可能失手,建议他不用狙击枪,而是用81式自动步枪。在狙击手用79式狙击枪单发射击的时候,他用81式自动步枪进行3点发短点射,保证可以击中敌人。队长略加犹豫,也就同意了!

  第一天,刘进荣根本没有出现。特别行动组一晚没敢睡觉,连大小便都轻手轻脚,饿了就咬几口压缩饼干。到了第二天,人人都很疲惫。转眼到了第二天到了中午,目标还是没来。

  正当大家有些烦躁的时候,前方的观察哨报告:有一辆解放牌卡车载着20几个人过来了。

  特别行动组队员朝着大路看过去,果然有辆卡车。车上横躺竖卧着二三十个人,无法分辨面目。队长命令不能随便开枪,以免误伤群众。

  车子很快的进了村子,被房子挡住看不见了。过了没多久,又有一辆载满人的卡车和一辆吉普车开进了村子,隐约看到里面有人拿着手枪和冲锋枪。看来情报准确,这群人就是东方黑帮,只是无法确认刘本人是不是也来了。到了下午,2辆卡车又开走了,只剩下1辆吉普车。由于卧底并没有紧急联系汇报情况,说明刘进荣还在村里,并没有离开,警方也就没有追踪那2辆卡车。

  这样等到第三天中午的时候,还是没有看到刘进荣的身影。特别行动组实在等不了,只得冒险联系刘进荣身边卧底。卧底冒着随时掉脑袋的危险,小声汇报:刘进荣现在就在村里。他穿一件白色上衣、下身是草绿色军裤,腰别手枪,很容易辨认。

  警方资料中写到:2月25日14时20分目标出现,距离350米左右。在经过比对确认目标身份,并获得前指总参谋长张宝光授权以后,特别行动组组长指挥两名射手进入射击位置,并在14时25分下达了射击指令。但狙击以失败而告终。

  两个狙击手先后开枪,持79式狙击步枪的一号射手郑小红,开了第一枪。呯。第一枪没有打中。

  刘进荣被狙击的画面,两个狙击手打了几十枪,仅有1枪击中,1枪擦伤。大家注意子弹的落点。

  呯,这枪才打伤了刘进荣的小腿。随后郑小红连续又开了几枪,随后几枪呯呯呯,但没有一发击中。

  与此同时,持81自动步枪的二号射手程中利,连续射击20多枪。呯呯呯呯,结果竟然没有一发射中,仅有一发擦伤了刘的腰部。

  从第一发子弹在他身边土地上溅起烟尘开始,刘进荣根本没有卧倒或者翻滚,而是在原地又蹦又跳躲避,前后长达20秒。刘进荣似乎是寻找打黑枪的人,究竟躲在哪里。

  被射击以后,军人的本能反应应该是卧倒躲避。刘进荣却单腿跳了20秒后,这才跳着朝反方向逃走。

  从开始逃走到完全逃离射手的视野,只剩1条腿的刘进荣又花费了7秒左右的时间。

  在这30秒内,两个狙击手一共射击30多发子弹,仅仅把刘进荣腿部打伤,腰部擦伤而已。

  腿部被打伤以后,刘进荣立即掏枪试图顽抗。但随后一发子弹擦伤了他的腰部,导致手枪脱手。此时刘顾不上捡枪,连滚带爬的逃走。

  14时49分,前指和增援部队数十人达到现场。各组人在汇合后,开始对村落进行突击强攻,展开对刘进荣的搜索行动。

  此时,刘进荣团伙大部分成员已经乘车离开,村中只有十几个人和刘的一个情妇。被打伤以后,刘进荣在两个保镖的保护下逃入村子。其他喽啰见老大被打伤,村子又被大量军警包围,吓得丢下武器四散逃窜。扶着刘进荣的1个保镖,也找个机会溜了。

  受伤以后,刘进荣检查了伤口,发现腿骨已经被打断。刘进荣心里一凉,知道难逃一死了。作为一个侦察兵,一旦腿部受伤就是死路一条。她不是被敌人杀死,就是自杀。在部队的时候,侦察兵腿部被打断,总还有一丝希望,就是能够回到野战医院恢复健康。此刻他是逃犯,去医院也等于去刑场,还是死路一条。

  刘进荣知道自己活不过今天,夺过保镖的手枪说:你别管我。快走。我杀了这么多人,今天才死算是便宜了我!

  枪响以后,其他武警们立即从四面八方围捕过来,在16时15分又发现刘进荣。

  此刻的刘进荣,其实已经打光了手枪子弹,无法抵抗了。但这个凶恶的悍匪不愿意被俘上刑场。刘进荣拿着空枪,对警方伪装射击。当先的3个武警见刘进荣操枪顽抗,立即用81自动步枪乱枪扫射。几十发子弹过去,刘身中十多枪,当场毙命。

  【萨沙讲史堂第三百二十九期】海南土匪鼻祖:对越自卫反击战侦察英雄刘进荣(你不知道的大案第33讲)

本文由贝斯特客户端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