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怀沙法书

作者:贝斯特全球最奢华平台

  数日之前,我收到了一封邮件,其中,附带着几张书法图片。原来,是一位朋友想请我鉴定一下,这些书法是否真迹。我略看了几眼,随即就十分肯定地回复道:“都是赝品,毫无收藏价值。”

  我并不是什么书画鉴赏专家,对于一般名家字画,虽然不算一无所知,但是也绝不敢随意判定真伪。然而,这几张书法的署名却赫然是“文怀沙”三字。我是文老的亲传弟子,并且还担任着文怀沙工作室的主任。假如连文老的字迹都无法辨认,那也实在太有门了。

  近年来,请我鉴定文老书法的朋友岂止二三。但几乎每一回我都会令已购者失望万分,又或是未购者庆幸不已。由此可见,文老书法赝品之多。甚至,据我所知,就连个别混迹在文老身边的人,也会假借文老之名谋利、伪造文老之字为生。面对这种混乱的局面,我时常感到力不从心,无可奈何。而文老却总是一笑了之,毫不介意。

  记得,某位友人曾经说过:“盗版多,才能证明这书有多么畅销。赝品多,才能证明这字有多么珍贵。”诚然,若是一名书法家的作品不甚值钱、难以售出,想来也不会有人劳心费力,制作赝品。文老有汉学大师之称,平生所长,在于文章、学术,书法对其而言,只是“副业”罢了。连他自己都不曾想到,在他晚年,书法竟能一字千金、求者如云,乃至供不应求,出现了众多伪作。

  其实,文老的书法古拙、凝重,绝不易于模仿。在我看来,文老真迹即便再贵,也物有所值。这是因为文老有两点是其他书坛名家难以企及的。

  其一、文老博览古籍,才识渊博。众所周知,古之书画名家如王羲之、颜真卿、郑所南、倪云林等人,纵使不作书、不作画,亦无愧是一代文豪。因此,才能将其风流儒雅之气,流贯于翰墨丹青之间。今之书家、画家却多半是读书不识文言、作诗不知格律的书匠、画匠,其下笔即使技法圆熟,亦难免略带俗气。相比之下,文老之“大儒书法”,自然当世罕有,珍稀异常。

  其二、文老年过百岁,犹如壮年。人生难过百年,普通人纵然用一生心血研习书道,亦不过是短短数十年而已,其间虽有寿至耄耋者,一过古稀,也已体衰手颤,无力握笔。而文老善于养生,精神强盛,直至今日,依然能够凝神屏气、挥笔自如。大略算来,其创作书法已有九十余年,功底之深厚自是毋庸置疑、可想而知。

  近期,在吕章申先生的盛情促成下,文老的书法即将在国家博物馆展出。在此期间,大量文老的真迹将会公诸于世,这无疑是当今书法界的一大盛事。出版《文怀沙法书》集,以供诸友细细赏读,并希望能稍稍弥补某些同好不能到会之憾。

本文由贝斯特客户端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