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2004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阿夫拉姆·赫什科博

作者:贝斯特娱乐平台

  全球每8秒就有一人感染艾滋病病毒,中国每天有190人感染艾滋病病毒。在这严峻的现实面前,搞清楚艾滋病病毒的机理、人体的免疫机理等问题显得尤为迫切和重要。

  2006中国天津世界艾滋病日论坛上,联合国秘书长亚太地区HIV/AIDS特使、联合国人口基金前执行主任纳菲斯·沙迪克博士,艾滋病病毒发现者路克·蒙塔尼埃教授,2004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阿夫拉姆·赫什科博士,1996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辛格纳吉博士,1993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理查德·罗伯茨博士报告了自己的研究进展。从这几位科学家的报告及对他们的采访来看,他们对艾滋病病毒的控制、艾滋病疫苗的研制等问题并不乐观。但他们也同时表示,艾滋病疫苗并不是防治艾滋病的灵丹妙药,对人们进行艾滋病知识的教育和宣传、性行为的保护和控制等显得更为重要。

  国际艾滋病疫苗行动组织(IAVI)主席塞斯·伯克利曾经指出,艾滋病治疗药物等其他手段对控制艾滋病蔓延、提高病人生存质量至关重要,只有疫苗才有可能完全消灭艾滋病。虽然我们还没有艾滋病疫苗,也没有能够真正治愈艾滋病的药物,但是,我们应该知道如何预防艾滋病,那就是保证性行为的安全、输血的安全和阻断母婴传播。

  来自以色列的科学家、2004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阿夫拉姆·赫什科博士不但亲临了2006中国天津世界艾滋病日论坛,而且还特别推荐了许多专门从事抗艾滋病病毒研究的专家与他一同出席会议。《科学时报》记者借此机会对赫什科博士进行了专访。

  赫什科:首先,大会邀请我参加本届会议,我本人也觉得这是一个和国际同行交流的好机会。对于艾滋病问题,我自己很感兴趣,虽然我自己并不专门从事艾滋病的研究,但我的研究领域和艾滋病的研究是相关的。我最初的目的是想从中学到一些有关艾滋病的东西,进入之后发现对我自己的研究领域也可以有所帮助。我推荐其他科学家来参加会议,也是同样的目的,希望通过交流可以更快地促进科技的进步。

  《科学时报》:对于艾滋病疫苗,您的看法是什么?您认为防止艾滋病蔓延最有力的手段是什么?

  赫什科:因为艾滋病病毒变异得很快,研制出成功的艾滋病疫苗难度相当大。虽然我不是一个艾滋病专家,但我认为,在未来我们应该更强调预防,而不是治疗。

  在预防问题上,我认为教育是一个必需的途径,因为世界上仍然有一部分人对艾滋病还不是很了解。而我们的教育中应该包括让人们了解艾滋病病毒对人类的危害是多么大,而且,这样的教育必须普及到每一个人,包括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人们。

  赫什科:首先,至关重要的就是“透明度”,政府必须提供本国艾滋病疫情传播的事实以及所有携带者的信息。第二点,政府必须积极主动地防止艾滋病的扩散。为了防止艾滋病的扩散,政府的角色可以增强,也就是说,比如在制定政策上可以更有利于艾滋病的防控,筛选对防治艾滋病更有效的方法和资源进入本国。

  《科学时报》:在以色列,艾滋病疫情如何?每个艾滋病病毒携带者的信息政府是否都能准确掌握?

  赫什科:以色列现在感染者不到2000人,而我们的人口是600万,大概比例是0.03%。在信息方面,我们的政府做得非常好。比如,每年有大量的埃塞俄比亚人移民到以色列,而这些埃塞俄比亚人群中携带艾滋病病毒人数的比率可能比本地人要高一些,他们在入境时都必须做艾滋病检测,并且这个检测是免费的。这些埃塞俄比亚移民的经济条件普遍比较差,属于“高危人群”,如果在入境时发现其携带了艾滋病病毒,他的信息就会被政府跟踪。此外,在以色列,如果有人担心自己染上了艾滋病,也可以在指定的地方做免费检测。

  《科学时报》:在以色列,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的隐私权与公众的知情权之间是否存在矛盾?别人会歧视艾滋病感染者吗?人们对于同性恋的看法是什么?

  赫什科:这方面是有一定的冲突的,但我认为公众的知情权应该大于感染者的隐私权,因为这是影响整个社会的事情。如果发现一个感染者,公众的知情会有力地阻止他把艾滋病传播出去。这是我个人的观点。

  对艾滋病感染者的歧视在以色列还是有的,艾滋病感染者在就业上很困难,我认为这是不应该的。

  刚刚过去的11月10日,在耶路撒冷发生了一次同性恋大游行,以色列总理奥尔默特的女儿、公开的同性恋者达娜·奥尔默特(DanaOlmert)对以色列一家电台表示,同性恋者受到不公正对待的现象仍然存在,目前以色列同性恋者争取自身平等权益的斗争才刚刚开始。

  《科学时报》:您认为人们掌握艾滋病预防知识的水平是否和受教育程度成正比?在以色列,人们是否都具备这些知识?

  赫什科:我认为是成正比的,但在特殊的人群中,比如性工作者,也有一部分具有相当高的受教育程度。在我看来,更重要的是消除社会歧视,歧视也会置人于死地。偏见和羞辱可以毁坏家庭和分裂社会,迫使艾滋病感染者进入地下隔绝状态。根深蒂固的错误信念和传统、对疾病和死亡的无谓恐惧、对艾滋病传染方式的无知和愚昧,都会引起人们对艾滋病感染者的羞辱和歧视。

  这种羞辱和歧视往往都是出于对艾滋病相关基本知识的缺乏和无知。希望各国政府都能够消除人们对于艾滋病传播渠道的迷惑和误解。

  ABI SteponeTM实时定量PCR仪,最新的软件系统,界面友好,操作简单

本文由贝斯特客户端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