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冕之王宋霭龄:孔宋钱权王朝实际掌控者

作者:www.bst218.com

  由宋霭龄、宋庆龄、宋美龄组成的“宋氏三姐妹”是20世纪中国最著名的姐妹组合,宋庆龄成为国母,爱国爱民,万民景仰;宋美龄嫁给蒋介石,权势显赫,呼风唤雨;宋蔼龄联姻孔祥熙,善于积财,富甲天下。其中,宋霭龄是三姐妹中最为神秘的。外人只知道她嫁给了一个有钱人,只道她爱财贪钱。宋庆龄曾对宋霭龄做出这样的评价,她说,“如果大姐是个男人,委员长恐怕早就死了!”可见,宋霭龄绝不是一个泛泛之辈。

  这个一手促成三妹与蒋介石的婚姻,而对二妹与孙中山的婚姻却一直耿耿于怀,对二妹庆龄既有手足之情又是同根相煎的两面人;这个既受过西洋教育又深谙中国人情世故,善于结交三教九流又手眼通天的女强人;这个外表温文尔雅但却工于心计、善于经营、财运亨通的大富婆,有着一条非常值得玩味、值得深思的人生轨迹。[详细]

  1904年4月28日,上海黄浦江码头,一个15岁的少女被父亲送上了“高丽号”轮船,前往美国佐治亚州梅肯市的威斯里安女子学院留学。那时,女人出国留学凤毛麟角,她则是中国近代第一个出国留学的女性。她就是宋霭龄,送行的是她的父亲宋耀如。宋霭龄随同父亲的朋友步惠廉牧师一家前往美国,而步牧师是宋耀如在万德毕尔特大学的同窗好友。正是得益于步牧师的大力引荐,宋霭龄才得以进入威斯理安女子学院入学。该学院在当时的美国大名鼎鼎,是美国第一所得到政府认可的女子大学,属于卫理公会教派,是专为上层社会女性设立的学校。

  据宋霭龄后来回忆,此行颇多坎坷。“高丽号”轮船在大洋上漂泊了两个多月,终于在7月1日停靠在旧金山码头。但一个美国移民局官员说宋霭龄的证件不合格,不许她登陆。另一个官员建议将宋霭龄安置在扣留所,但被第一个官员拒绝了,说这个地方不适合任何畜生般的人居住。面对如此侮辱,幼小的宋霭龄握紧拳头退回到“高丽号”上,敢怒不敢言。就这样,宋霭龄从港里停泊的这艘船转移到另一艘船上。在三周沉闷无聊而又提心吊胆的时间里,宋霭龄先后换了四艘几乎全空的船,直到有关她的问题传到旧金山一个传教士那里。传教士向首都华盛顿的政府部门进行了交涉,宋霭龄才获准上岸,终于得以在威斯里安女子学院就学。

  1905年12月,慈禧太后信任的教育顾问、宋霭龄的姨父温秉忠(曾是第二批留美幼童之一)受清廷派遣,率领中国教育代表团赴美考察。1906年1月,温秉忠把宋霭龄从梅肯市接到华盛顿,带她出席美国第26任总统西奥多·罗斯福在白宫举行的宴会。就这样,宋霭龄成了宋氏家族与美国历届总统接触与交往中会见美国总统的第一个人。在宴会上,总统问这个16岁的中国姑娘觉得美国怎么样。宋霭龄说:“美国是个非常美丽的国家,我在这里很快活。但是,你们为什么说美国是个自由国家呢?”随后迅速把自己前一年夏天在旧金山的遭遇简略地叙述了一遍。“如果说美国真是那么自由的话,为什么要把一个中国姑娘拒之门外呢?我们决不会这样对待到中国去的客人。美国还说是个自由的国度呢!”总统大感意外,只是喃喃地说自己感到很遗憾,然后就转向了下一个客人。第二天,华盛顿的报纸报道了这件事儿,题目是《中国少女抗议美国政府的排华政策》。[详细]

  撮合蒋宋联姻,也是政治、经济、外交、内务权力的最大整合,实现了三四十年代,“四大家族”霸天下。中国官场和民间最广为流行的一首顺口溜是“蒋家天下陈家党,宋家姐妹孔家财”。作为超级红娘大姐宋霭龄功不可没,同时她又是这场联姻整合的最大受益者。好比押中了一宝,这回可以成倍地赢了:

  一是保住她大弟宋子文财政部长的职务,后又从财政部长出任全国经济委员会主席,1935年4月兼任中国银行董事长;1939年10月兼任“四行联合总处”副主席;1941年11月当选中央常委;1944年12月兼代理行政院院长,半年后正式任命为院长,达到了他仕途的顶峰和辉煌。

  二是她的丈夫孔祥熙平步青云。蒋介石为了报答孔祥熙的斡旋襄赞之功和兑现当初对宋蔼龄的诺言,他极力提议孔祥熙在新政府中担任要职。但是一心要限制蒋介石权力的党内势力,已经清楚地看到了孔祥熙的政治倾向,加上他们现在又是连襟,便极力反对。蒋介石只好退求其次,提议孔祥熙出任并不特别重要的工商部长,不料一些人仍然不愿通过。蒋介石大发其火:“孔先生是孙总理的亲戚,是最早参加同盟会的人士之一。在山西响应辛亥革命,在日本辅佐孙总理改造本党,在北京主持孙总理的丧葬,调停宁汉争端,功勋卓著,才能显赫,这样的人不能在政府中任职,遗弃大贤,政府将成什么政府?这样的政府,蒋某感到羞耻,我的北伐军总司令不要做了,你们另选高人好了!”蒋介石这一要挟,孔祥熙不仅当上了工商部长,还被选为国府委员。

  随着蒋介石地位的日益巩固,孔祥熙在政府中的地位也不断上升。1928年2月,孔祥熙就任南京政府工商部长,并被选为国府委员;1929年3月,在的“三全大会”上,孔祥熙被选为候补中央执行委员;1930年12月,南京政府将工商、农矿两部合并为实业部,孔祥熙就任实业部长;1931年11月,在南京召开的“四全大会”上,孔祥熙被选为中央执行委员,终于成了内有职有权的党政大员之一。[详细]

  应该说宋霭龄巧取豪夺的行径是惊人的,这就是“前方吃紧,后方紧吃”的写照。孔祥熙担任财政部长期间,国民政府购买军用飞机,宋霭龄每次都抽取佣金。孔宋及其子女的搜刮和暴敛,宋美龄在私下是否分一杯羹,因缺乏档案证据,无法证明,但在重庆,南京时代不乏霭龄、美龄两姐妹联手牟利的说法,即利用孔祥熙以套取外汇、操纵公债和投机银价。

  宋霭龄有钱到什么程度,举个例子可以证明:宋霭龄的女儿孔令仪以留学为名到了美国,宣布在美国与陈纪恩结婚。宋霭龄便让财政部直接税署署长高秉坊的妻子主持财政部妇女工作队,连夜为其赶制嫁妆。一个星期后8个大樟木箱的嫁妆被送到重庆的珊瑚坝机场,孔祥熙包了一架专机,将这8箱嫁妆送往美国。不料天有不测风云,这架专机刚起飞不久,便出了事故。8大箱嫁妆连同那架飞机在熊熊大火中化为灰烬。没办法,孔祥熙和宋霭龄只好又叫人连夜赶制了6箱嫁妆送到了美国,这才觉得了却了父母的一桩心愿。

  就在运送嫁妆的飞机失事后不久,《大公报》就以“谈孔小姐飞美结婚”为题,对此事做了评论,评论中一针见血地指出:“孔令仪乘飞机赴美的花费(暂以损失一架飞机计算),可以使2000名灾民一年有吃有穿,还可以使他们维持简单再生产。如果把孔令仪的全部花费加起来,是可以救济万人以上的难民。第二是财政部连夜为其加工制作嫁妆也实在令人惊叹。如果把财政部两次为孔令仪制作嫁妆的人力用来赶制前线将士的服装,大约供应两个师的被服不成问题。如果用这笔款子建一所大学,那么在决定了校长之后,只需聘任教授,出示招生广告就够了。”[详细]

  “四大家族”真正的首脑非宋霭龄莫属,霭龄透过美龄来遥控蒋介石。曾帮孔宋家庭成员做过事的徐家涵说:“孔妻宋霭龄,在幕后操纵国内政治经济以及国际金融投资市场。蒋介石、宋子文、孔祥熙三个家庭内部产生摩擦,闹得不可开交时,只有她这个大姐可以出面仲裁解决,她平日深居简出,不像宋美龄那样喜欢出头露面。可是她的势力,直接可以影响国家大事,连蒋介石遇事也要让她三分。她是惟一不用什么‘总裁’、‘委员长’等头衔称呼蒋介石的人,她喊蒋‘介兄’,在公共集会和外交场所,蒋介石对她恭恭敬敬。”

  如果说宋霭龄有什么缺憾,那就是对国家的贡献太少,可是很少被人们提及的一个细节: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后,蒋介石和宋美龄乘坐的飞机由于跑道照明设施被炸盘旋在南京机场上空无法降落且汽油所剩无几的关键时刻,是宋霭龄女士灵机一动想到用汽车照明,并尽自己所有力量在最短时间集结最多的汽车照明才使飞机安全降落。在联蒋抗日的关键时刻,保住蒋介石的命以胁迫他联共抗日就是对民族最大的贡献。

  宋耀如去世后,宋霭龄做了家族第二代的核心。她也无愧于这一领导者的角色。《纽约时报》在她死时形容她:“这个世界上一个令人感兴趣的、掠夺成性的居民昨天在一片缄默的气氛中辞世了。这是一位在金融上取得巨大成就的妇女,是世界上少有的靠自己的精明手段敛财的最有钱的妇女,是介绍宋美龄和蒋介石结婚的媒人,是宋家神话的创造者,是使宋家王朝掌权的设计者。”宋霭龄的贪婪大概有很多种原因,用宋庆龄的话说:“倘若大姐是个男人,委员长恐怕早就死了,她在15年前就会统治中国。”[详细]

本文由贝斯特客户端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