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丨邱光华机组:空中救援 英雄长眠泣山河

作者:www.bst218.com

  1957年4月出生的邱光华,有着5800小时的飞行经历,是我国培养的第一代少数民族飞行员,先后荣立二等功2次,三等功4次。

  2008年5月31日13时,参加汶川抗震救灾的51岁特级飞行员邱光华和他的734机组成员——27岁的副驾驶李月、47岁的空勤机械师王怀远、28岁的空勤机械师陈林、23岁的物资装卸和地面警戒员张鹏,前往理县执行救灾任务。当日下午,直升机在返航途中,遭遇了天气突变,不幸失事……

  2008年5月12日14时28分,一股巨大的力量,撕裂汶川。顷刻间,天摇地动,山河失色……集结,集结!疾进,疾进!人民子弟兵紧急出动,以最快的速度奔赴灾区。

  作为陆军重要的空中突击力量,原成都军区某陆航团震后第3分钟就启动应急预案; 第30分钟,所有直升机进入待飞状态; 第118分钟,两架直升机升空飞向震中……

  邱光华原本不在救灾人员名单上。按照飞行员管理的有关规定,还有11个月,他就将到龄停飞——而他的老家就在重灾区。邱光华却主动请缨:这一带地形复杂,我经验比较丰富,应该到最前线去,而且,我还能多带带年轻同志,让他们尽快成长起来。“每一回飞行,都是与死神擦肩而过。”曾在汶川执行过飞行任务的飞行员彭德意说。

  在高山峡谷中贴着峰壁飞行,在毫无回旋空间的狭窄江边寻找降落点,在山头间蜘蛛网一样的高压线杂技般穿越,在陡然变化的强烈气流中颠簸……拐弯、拉升、降落,飞行员的每个动作只有一次机会。窄窄的山谷中,一股突然袭来的强气流,一团突然飘来的云,一根看不见的高压线,一处变形凸出的山体,都有可能给飞行中的直升机猝不及防的致命一击。

  彭德意记得,部队投入抗震救灾以来,邱光华几乎每天都要提醒大家:“沟里风向变化太快,一定要注意高度……”5月31日12时,接到时任团长余志荣命令——运送10名防疫专家前往理县,当天已经执行了两个架次任务的机长邱光华和副驾驶李月、机械师陈林立即做飞行准备。得知机上还缺一名空勤机械师,正在午休的王怀远一跃而起。快要起飞时,这些天来一直在帮各机组装卸物资的士官张鹏也上了直升机。

  5名闻令而动的英雄,没有犹豫,就像地震发生时他们的第一反应——请战,请战!

  如同此前的63次飞行一样,当邱光华机组飞向地震灾区时,人们安静地等待着,等待他们带回伤员和一大堆替灾区群众报平安的纸条。然而,这一次,同时执行任务的4架直升机遭遇极端天气变化,两架迫降在映秀,一架飞回了成都,由邱光华驾驶的尾号为734的直升机与指挥部失去了联系。“天气变化太快,恐怕不行……”在邱光华机组失联前,另一名特级飞行员多么秀曾在空中与他通话。这也是邱光华留给这个世界的最后一句话。

  多么秀回忆说,那天的天气真是太差了,突然出现的云团很大,云底都有1800米到1900米高,必须拉升到2200米以上才能钻出云团。当他拉高时,又下起了雨,为预防万一,直升机打开防冰系统,然后加大马力上升,一直升到2600米才看清航线。

  原成都军区司令部陆航处处长陈格辉是邱光华的战友,他判断,邱光华有丰富的飞行经验,如果直升机的机械有故障,飞行员会在第一时间报告,所以失联不可能是人为原因,天气突变导致事故的可能性很大。陈格辉的话如一块巨大的石头,压在每个人心上。“呼叫734!呼叫734!听到请回答!”部队运用各种通讯手段联系机组,不断呼叫。从中午到深夜,一连十多个小时里,一直没有回应。

  5月31日14时56分,邱光华驾驶的编号为734的直升机与地面失去联系。15时45分,联合搜救指挥组成立。

  6月1日,出动8000多人、直升机20个架次,对银杏乡至映秀镇展开拉网式搜救。

  6月9日,出动9400多人及各型飞机和飞行器7架、水上搜救装备2台,对映秀镇西北侧高地进行重点搜寻排查。

  11天时间里,军地先后投入近10万人次、各类飞机和飞行器100多架次,在汶川县城至映秀镇的山谷间,直升机和地面部队拉开了一张天地搜救的大网。从党和国家领导人到参加救援的普通官兵,从远在海外的华侨华人到四川地震灾区的干部群众,都在为机上人员的安全牵肠挂肚:“734,你在哪里?”

  “实在是太难了,”执行空中搜救任务的752号直升机机长杨磊回忆说,“盯着看,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一架小小的、涂着迷彩的直升机,没入原始森林,就像一滴水汇入大海。由于失事地点位于山区,除了部分滑坡地带外,大部分地区仍然被茂密的原始森林所覆盖。失事的这架734号直升机恰恰涂的是便于伪装的迷彩色,仅凭借肉眼的观察,很难发现目标。

  搜救直升机在搜救中,风险非常大。峡谷细长,周边的山峰海拔都在2000米以上,直升机遭遇紧急情况,没有足够的空间爬升拉高,调头返航的回旋空间也很小。峡谷的气候变化太快,有时候飞得好好的,突然就飘来一朵云,直升机就像一头扎进雪堆里一样,什么都看不见。

  在地面,上万人参加的搜救行动进行得同样艰难。有人在漩口镇赵公山附近发现疑似直升机残骸的反光碎片,搜救官兵立即对赵公山实施拉网式搜索。有人说在麻溪一带听到爆炸声。官兵们立即连夜从小路赶往麻溪。坡陡林密,道路泥泞,部队在暴雨中搜救,费尽全力搜索却毫无进展。失事区域河流纵横、湖泊众多,直升机会不会坠落到水里?搜救部队迅速对失事区域内的水域展开搜索。

  紫坪铺水库大坝上,水陆工程侦察车对水库展开全方位侦察。在显示屏上,浑浊的湖水变成了一片透明,可是偌大的湖底一无所获;在岷江岸边,搜救人员对几十公里长的河流进行了河床断面扫描,没有获得丝毫进展; 在地震形成的一个个堰塞湖边,官兵们冒险进行投锚拖拽,可是每次拉上的都是失望……

  6月10日10时55分,历经千辛万苦,失事的734号直升机残骸终于在峡谷密林中被找到,机上人员全部遇难。生死飞行,英雄无悔,5位英雄永远地留在了他们的第64次飞行中。

  734,是一架上个世纪90年代初装备部队的米-171直升机。 把这批飞机从厂家接飞回国的,正是邱光华。

  1957年4月出生的邱光华,有着5800小时的飞行经历,是我国培养的第一代少数民族飞行员,先后荣立二等功2次,三等功4次。在陆航团年轻飞行员眼中,作为四种气象飞行指挥员的邱光华不仅是全大队最年长者,也是经验最丰富、技术超一流的飞行员。

  他们清楚记得,1999年10月,当接到把遇险台胞接出贵州山区的命令后,是邱光华冒着细雨在没有航线的高原上开辟出了一条新航线;

  他们难以忘记,在2000年的一次军事演习中,是邱光华以高的战术动作震惊全场……

  他们永远铭记,当一家直升机公司用丰厚的年薪邀请他加盟时,邱光华却拒绝说:“我从山里走出来不容易,要珍惜党和人民给的荣誉。”

  汶川地震中,家中房屋被毁,年近80岁的父母住进窝棚——这是地震发生5天之后,邱光华才得知的消息。其实,从大地震发生当天起,邱光华就曾多次飞过家乡上空。一次抢运伤员时,机降点距家不足800米,在等待升空的间隙,他仍然没有离机回家。

  当直升机飞越满目疮痍的故乡,邱光华的眼中是否有泪?当他的机组从灾区接出一批又一批伤员,他是否在人群中寻找过白发的双亲?

  这一切,我们已经无从知晓了。但我们知道,邱光华所在的陆航团,包括团长在内,7名飞行员的家都在重灾区。他们无暇顾及亲人,无法顾及危险,因为前方,有战士必赴的使命。或许只有当过飞行员的人,才能理解他们对于蓝天的向往。

  王怀远曾经是歼击机飞行员,后因身体不适导致停飞。从地面机械师到空勤机械师,不放弃梦想的王怀远重回蓝天,带出了一批为飞行员护航的年轻机械师。1985年底,西藏墨脱发生严重雪灾,部队派出4架直升机参加抢险。在这次救灾行动中,运输机把一架“黑鹰”空运到西藏。负责拆卸和组装工作的王怀远,和同事们一起仅用了4个小时就完成了直升机的组装。冰天雪地中,为了保持电瓶的温度,他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盖住设备,边吸氧边操作……团里的年轻人对王怀远又爱又怕。平时,兄长一般的他喜欢跟大家一起聊天。可一到停机坪,谁开个玩笑,他都要干涉。他说,我严格要求,是对战友们的生命负责!

  28岁的陈林,2001年从军校毕业后短短4年就通过考核,从地面机械师成为空勤机械师,是同批技术人员中第一个“提空”的。每一次飞行结束,他都要爬进密不通风的尾梁,仔细检查每一个部件。他所在的中队,机务维护水平一直走在全团前列。

  1980年出生的李月,是陆航团年轻飞行员中的佼佼者。作为家中的独子,李月2008年年初刚领了结婚证。小两口有一个心愿:等部队任务不紧张时,举行旅游结婚。不想,这却成为永远无法兑现的承诺。

  张鹏,1984年出生,二级士官。在这次抗震救灾中,已被支部列为党员发展对象的他,提出了一个让人难以拒绝的请求:请党组织在抗震救灾的战场上考察我!他每天在机场连续工作时间长达12小时以上,参与装卸救灾物资170架次……

  若没有这场突如其来的事故,这该是一个多么优秀的组合!2008年6月14日,为机长邱光华同志追记一等功。原成都军区给李月、王怀远、陈林、张鹏同志追记一等功。

  每一次旋翼轰鸣,都意味着希望来临。每一次云中穿梭,都有生命得到拯救。“734机组是我们永远的骄傲。”邱光华的战友们说,战鹰虽折翅,但更多的战鹰擦干泪水,沿着他们的生命航迹继续不停地飞!飞!飞!

  在余震中起航,在峡谷中穿行,在雨雾中降落——汶川抗震救灾中,这个陆航团承担了最艰巨、最紧迫、最重要的抢运伤员、输送物资、投送兵力等任务,创造了多个第一:第一个出动直升机勘察灾情;第一个从空中抵达汶川、茂县、映秀、北川等重灾区;第一个将食品、药品送到群众手中;第一个从灾区运回伤员;第一个搭载通信小分队飞抵汶川;第一个将通信设备运抵灾区。

  他们先后出动直升机1848架次,飞行1542小时,成功救出伤员1126人,运送食品、药品等急救物资619吨,转运被困群众2171人,救援部队在直升机的协助下走进了全部40个重灾区的405个村社。如今,这支被授予“抗震救灾英雄陆航团”的英雄团队,已经升格为西部战区陆军某陆航旅。“我们30多年的历史,简单到用 急、难、险、重 4个字就可以概括。”飞行大队长郜学强说。在该旅的历史上,哪一次执行任务不是这样的义无反顾?

  1985年底,墨脱发生严重雪灾。驾驶着刚刚装备部队的新机种,飞行员连直升机的性能还未完全掌握,就飞进了雪域高原。

  1993年的汉源大火中,直升机载着13名被烧伤的消防官兵,在雨中沿着大渡河超低空飞行。耳边,是此起彼伏的爆炸声;眼前,是弥漫于高山峡谷里的浓烟。

  2005年,四川巴塘兵站站长杨通建,一名在川藏线年的老兵突发脑出血。抢运杨通建的直升机,在贡嘎雪山等几座5000米以上的大山之间,完成了一次超越极限的飞行。

  2013年,四川芦山发生7.0级强烈地震。灾情就是命令,在前方航线、灾情、气象条件都不明朗的情况下,救援直升机直上云霄,实现了在芦山县城以及灾情最严重的龙门乡、宝胜乡、太平镇的首次着陆。

  2014年,云南省鲁甸县发生6.5级强烈地震。危急时刻,该旅2架直升机冒雨挺进震中龙头山镇开辟“空中生命通道”。“神兵”天降,让灾区群众激动不已……

  而今,在汶川地震9年后,人们走进成都凤凰山直升机机场时,门口两条红底白字的条幅依然醒目:不忘人民养育恩,为了人民敢献身!

  在陆航团年轻飞行员眼中,邱光华不仅是全大队最年长者,也是经验最丰富、技术超一流的飞行员。1999年10月,当接到把遇险台胞接出贵州山区的命令后,是邱光华冒着细雨在没有航线的高原上开辟出了一条新航线年的一次军事演习中,是邱光华以高超的战术动作震惊全场;当一家直升机公司用丰厚的年薪邀请他加盟时,邱光华却拒绝说:“我从山里走出来不容易,要珍惜党和人民给的荣誉。”

本文由贝斯特客户端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