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居称周宇新梦想一夜暴富 遗传其母精神病

作者:www.bst218.com

  辽宁省鞍山市制造连杀10人惊天大案的嫌犯周宇新归案后,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但对大家共同关心的问题为什么能对骨肉相连的儿子和父亲也下如此狠手,周宇新却始终保持沉默,不愿解释。记者今日从有关部门获得独家信息,周宇新已经交代亲手杀掉儿子和父亲的原因担心儿子和父亲无人抚养和赡养。

  解说:闫冰(周宇新妻子)我爱你,我爱你一生一世,是网络把我们毁了,所有这些事都是你逼的。凯子(至周宇新妻弟)这回你能过上幸福生活了,你和你爸的愿望都实现了。

  窦文涛:刚才说到凶险鞍山周宇新一把锤子击杀十人,杀气所及到现在应该还有一些人在发抖,什么人,包括他的一些债主,包括他的老岳父甚至,因为4月13日晚上这周宇新杀了这么些人之后,您知道他还干什么,他还打电话给他的一些债主,约他们来,谈还债的事。这些个债主太侥幸了因为种种缘故没来,包括他的老岳父就没来,有来了的,他的房东,周宇新开这个浴池和这个洗车房租的人家的地,他这个房东带着16岁的儿子14日来了,来了就在洗车房周宇新杀害这父子二人。

  邻居:他父亲在养老院不爱呆着,完了那个,儿媳妇(周宇新妻子)说我就呆呆,这老头又起调(找事)了。

  邻居:他像是中了书谜似的,他老想像世界经济财阀一样,这些名人李嘉诚这样的,他老想我得一夜成富。

  邻居:他妈是个精神病,精神病最有遗传性,他妈生他以后,他妈疯到什么程度给他倒头,大头冲下抱着。

  窦文涛:当年努尔哈赤造反的时候七大恨,这个周宇新说他为什么杀人,他说我有平生两大恨,一恨岳父太小气,二恨妻子不忠诚。这就是说到绿帽问题,这个还是嫌疑阶段,反正这个周宇新反映说是最近一个时期,我觉得我老婆有点不对劲,他说过去周宇新也确实是有名的,对老婆特别的疼爱,百依百顺。但是怎么老婆最近她说爱上网,这个事情周宇新就胡思乱想,他越想越觉得有问题,很多男人都有这个体会,这种问题自然是都是越想越有问题,而且周宇新说,特别是最近这段时间,他觉得他老婆好像是跟一个洗车工,他那儿的一个洗车工眉来眼去的说不清楚。

  那么周宇新是因为这个杀老婆杀至亲吗,现在说这个所谓绿帽疑云的问题已经是小case了。什么样的情况你说能够杀十个人,自己亲爹亲儿子都杀,一个绿帽能解释吗?所以我有发现最近好几起杀人这种案件捅人这种案件,无不指向一个,咱们过去似懂非懂的领域,什么问题,就是司法当中这个精神病的因素,精神病鉴定的问题。

  窦文涛:干这种事的人咱们要是私下里这么一聊,俗称肯定这个人疯了,肯定疯了,但是呢,到底是真疯还是假疯半疯,这在司法上大有区别了。照说在这个司法当中引入精神病这个因素是人类文明一进步,可是永远都会有人愤愤不平的提问,说难道说一纸精神病鉴定证明就成了杀人执照吗,所以这个事情很难开解。我查了查中国法律对精神病的因素,我不知道我理解是不是正确,好像说认定这个凶险是不是精神病,要有一个条件,就是说他在杀人的时候能不能够辨认和控制自己的这个行为,或者说咱们俗话讲就是说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当时在干什么,如果说他在干的时候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完全没有了这个自知和控制的能力。如果最后鉴定认定他在干这事的当时处于精神病的发作的期间的时候按照他具体的情况法律上确实可以完全或者分的免除一部分的刑责。

  所以很多这种连环杀人或者非常恶劣的杀人犯罪,咱们就看精神病鉴定这个影子在周围晃,你看前两年杀了人之后,敢在墙上留名的那个邱兴华。当时就有人要求给他做精神病鉴定,但是后来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就没做。所以我就真是不懂,就是到底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才给这个人做精神病鉴定呢,这个事咱们还是请教专家。

  何恬(西南政法大学刑侦学院教授):公安机关、检察院、法院都可以作为这个申请委托的主体,有一部分啊是警察在调查过程的时候他发现,这个犯罪嫌疑人有证据表明他精神有异常,这个时间他就主动提出来做鉴定的,这是一种情况。第二种情况就是其他人或者在调查的时候通常是他的家属,以作案人的这个家属(申请)做鉴定,或者他在调查的时候听到这个周围群众有人反映到,这个人平常精神上是有些问题的,就要申请(做鉴定)。

  窦文涛:所以不是说你说精神病你就能逃脱刑责。就是说精神病有的人,比如说像我有时候发病有时候没病,有时候清醒有时候糊涂。这个专家讲,得判定你在犯罪的时候,杀人的时候你当时是不是正在精神病的发作期间。如果说你在作案的时候是清楚的,那你还得负责任。那么这个事学问大了,有专家讲就是说看一个人作案的时候到底是不是发病,是不是精神病,有三个条件。一个条件看动机,他是他杀人完全没有原因的,没有对象的,无怨无仇,随意选择,这可能是精神病。

  第二个看计划,说这人压根是毫无准备毫无计划,偶然杀人可能是精神病。第三看自保,就是说有没有生物正常的趋利避害。自保行为,这看哪儿,逃不逃,这个人如果干了这个之后,不但不逃,他还大摇大摆,他还不自辩也有什么是精神病。当然可能有朋友当然要抬杠了,说照这样的我现在上街捅一个人坐马路边等着我也不逃,那我就是精神病的。这个并不完全还有另外的一个据说是科学的方法来判定您在听听。

  何恬:在我们看来就应该了解什么,我们就要问一下具体的家族史怎么样,他一贯的性格怎么样,就是从他的知情人,熟悉他的亲人他的邻居,他的朋友他各同学就是熟悉他的这些人,了解这个人的性格,到底是个怎么样的具体的性格。这个性格也是我们很要研究的。

  还有就是研究这个人在作案之前的时候近几年他的这个生活他的工作,他的人际关系,这些发生什么变化没有。还有就是发现他在日常与人交往当中,行为当中,这些反应有些异常这些表现的没有。因为这些的话,我们就是要来判断他到底有没有精神病,我们首先要把这些外围的情况了解清楚。好,我们第二步,再是跟这个被鉴定对象再跟他交谈,就是去挖掘他为什么要作案的,把这些一个一个的疑点都要给它搞清楚及调动他的积极性,就是说他愿意更多地把他的思想跟我们展开,我们从他展开的思想及来研究他作案的行为。到底哪些是现实的原因造成的,哪些如果他是有病的话,哪些是病态的的原因造成的就是这么一点一点地这么来分析。

  窦文涛:我听说这个有一个说法,说现代心理学还是属于准科学,就是还没有安全进入到向物理学、科学的一个层面上。咱们不知道精神病学又算什么,就是说这个精神病鉴定,它到底准不准呢,你看在上海有这么一个案例,咱听说过就司法当中的精神病鉴定的案例。说有一个被告,他先后找了三家鉴定机构,鉴定他是不是精神病,最后这结果也挺全面,一家说他没疯,一家说他全疯了,第三家说他半疯。最后法院我不知道是不是行的中庸之道。就按半疯算,扯淡部分法律责任,你说这事是不是让咱也有点疑惑呢。反正这个问题我们在对专家的采访当中发现也有专家也表达了这方面的担心。

  何恬:关于这种刑事案件精神病人,就是这个责任能力评定主体定位于鉴定人,这个是部队之的。因为这个形式责任,你包括了很多法学的恩情,鉴定人的意见只是一个参考,什么事情才是应该他做的呀。一个就是医生上有没有精神病这是第一个。第二个从医学的角度分析它辨认能力或者控制能力怎么样,这是第一个层次。然后法官再结合犯罪心理按因为鉴定人他对这个罪犯心理这些他并不了解,法官他是比较了解的,司法陈人员是比较,这方面的能力是有的。因此哪怕鉴定人说这个人无责任能力,但是法官啊他经过什么,法学和医学两个层面考虑以后,他再做出自己的结论。

  窦文涛:周宇新凶险干的这种事,叫做连环杀人犯罪,这种事外国有,中国有,过去有,未来还肯定也有。对于这个人类当中就是有这种人就是有这种事您怎么看,您怎么办?

本文由贝斯特客户端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